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心珂一梦

寻寻觅觅,有多少人在你生命中来了又走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时常在想,做一个清澈明净的女子,做一个淡泊平和的女子,做一个慈悲善良的女子,不奢求多少爱,亦不会生出多少怨!

网易考拉推荐

公开课  

2010-11-03 10:59:21|  分类: 为师者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不知是在哪听说这样一句话:“上课上得好的老师,都是会表演的老师。”这句话贬多于褒,不过也有一定的道理所在。现在很多的公开课已变成了表演课,一节课已经不知试上了多少遍,才被正式地搬上台面。就像在拍电影,一个镜头被NG了很多遍才能OK一样。所以,我是不喜欢上公开课的。可是不管怎么不喜欢,当老师总避免不了上公开课,不上国家级、省级、市级的公开课,至少也要上校级的公开课吧。

        归根结底,我是一位很不思上进的教师,当了十年教师,从来没有上过市级以上的公开课,一是因为信息技术这个科目的公开课是很少的,二是有时就算有调教课、比赛课,根本就没你的机会,已经内定某位老师去上了。所以,我就没经过这种大场面喽!不过,我也乐在其中,因为我本来就不喜欢这样折腾,一节课试讲了,讲评、修改;再试讲一遍,再讲评、修改。。。。。。到最后,这节课都变成别人备的课了,自己的成份已经少之又少了。在各种比赛、展示的公开课中,哪一节不是这么磨出来的?因此,在听完各种比赛、展示课后,就算有一些课很出彩,很多同行也会显得很不屑:“这种课都不知上过多少遍了,能不好吗?”不过凭良心说话,虽然这些公开课大多都是集大家的精华所在,但要真正上得好,教师的基本素质也要过硬,特级教师的教学设计也不是每位教师都能上得好的,这一点无可否认。

        昨天,我也上了一节所谓的公开课。之所以加上“所谓的”,是因为这公开课只有七位老师听,只是科组内的公开课,我并不愿把它定位为公开课的,因为科组内的研究课几乎年年都要上。只是这一次跟以往组内的研究课有一点不同,学校学习北京某学校的样,要搞一个叫“更进”的大课题,简单的说就是一节课,由同一科组内的几位教师分别来上,第一位上完后,大家讲评、修改后,再由第二位教师来上,然后再讲评、修改,再由第三位教师来上。。。。。。以此类推,直到这一节课上得几乎接近完美,以后这一节课就这么上了。说实话,我并不觉得这个课题有太大的意义,各个教师有各个教师的个性,每个人的风格都不一样,而这样不是把每位教师都拘束于一种风格了吗?也许经过一层层更进过后,这一课的教学设计已经无懈可击了,可并不是每位教师都能按这样的教学设计上好这一课的。我是科组内第二位更进的教师,只能在第一位教师的教学设计上进行修改,如果上得不如第一位教师,那就没有更进的效果了,所以,压力还是有的。还好,上完课后,同事们的评价还不错,组长说了一句:“这一节课明显看到了更进后的效果。”终于,松了一口气!组内另一位同事评完课后说,“一直都很喜欢听我的课,觉得我的课很自然,流程很清晰,没有做秀的成分,能让学生真真正正地学到知识。不像某些老师,上的课简直就是在表演。”我觉得,这是对我最大的肯定。这一节公开课,没有试讲过一次,只是在听完上一位老师的课后,根据大家的意见和自己的理解对教学设计进行了一些修改,就上给大家听了,能有这样的效果,我还是比较满意的。我也知道,她这句话还是说得另一位同事说的,因为她的为人让大家很不喜欢,喜欢争名夺利,一口气上了市级、省级、国家级的公开课,都是同一节课,不知她上的感觉,我们听得都要吐了。

        会后,一位私交比较好的同事对我说,上课也可以看出一个人的性格,平时做人是怎么样的,上课的风格也是怎么样的,你平时做人很实诚,所以你的课也上得很自然。真的谢谢他的夸奖,由衷地高兴!不过话说回来,也许像我这样的上课风格,真的不适合那种大型公开课,呵呵!可不管怎样,上完了这一节小小的公开课,心情真的很好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5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